魔靈戰爭 第二章 各自的宿命

小說:魔靈戰爭 作者:心問心的真心 更新時間:2019-08-13 18:44:42 源網站:360小說
  現在是早上6點50分,空人房間的鬧鐘又準時地鬧騰了起來,不過這時躺在床上的并不是空人。

  躺在空人床上的,是昨晚被怪物襲擊的那個少女。空人把怪物打飛后,把少女抱入房間對少女進行了一些簡單的家庭護理,但礙于自己是個男孩子,并沒有仔細檢查少女身體上的傷勢,只是對他眼睛所能看到的地方進行了止血消毒而已。所幸手腳上的傷口并不是很嚴重,血很快就止住了。

  至于墻上的那個大洞,空人用木板暫時性地把它封了起來。

  經過這么一番鬧騰已經是凌晨1點多,空人就直接趴在床沿上睡了起來。

  大概是3個鬧鐘對叫醒普通人的睡眠來說已經綽綽有余——少女緩緩地睜開了眼睛。首先看到的是房間的天花板,少女躺著環視了一下房間,最后目光停留在趴在床邊的空人身上。少女腦海中頓時浮現出昨晚的景象,突然坐了起來。

  這一舉動倒是驚醒了睡的正香的空人。空人受到驚嚇一般“啊”地叫了一聲,望向坐著的少女。

  “啊,你已經醒了啊,太好了。”空人有點高興地說道。他很擔心少女是否受了其他的致命傷,本來打算如果今天早上他還沒有醒的話就送她去醫院的。

  今天這仔細一看,少女有著一頭金黃色的長發,不過此時亂糟糟地。稍微有點尖的臉龐上五官非常精致,一雙微微顯紅色的眼睛經過一晚上的睡眠已然像冰湖面一樣清澈有神。雖然少女皮膚白暫,不過此時少女手腳都纏著繃帶——全身都傷痕累累,因此現在看來少女并不算太美。

  少女有點拘謹地看了看房間,對空人說:“這里是……?”

  “我的家,昨晚你昏過去了,我就幫你做了一點緊急處理。啊,不過不用擔心,我只是對手和腳進行了一點清洗和止血而已,沒有做其他事情。”空人說著按停了還在響的鬧鐘。雖然覺得這話有點讓人不太相信——一個正常的高中男生,會對一個在自己家里昏過去的女生沒有一點想法?!雖然這么覺得,不過空人還是決定說出來,他確實沒有做什么啊!

  不過少女似乎并沒有在意空人的“處理”,反而用一種很驚訝的口氣對空人說:“你把昨晚的魔牙族靈魔打敗了?”

  “魔牙族?靈魔??嘛……如果是昨晚的那只大怪物的話,也可以說是……打敗了吧”空人有點不好意思地回答道。

  “怎么可能……服城不是說你的力量已經……難道真是像姐姐說得……”

  “嗯?”空人完全不明白少女的這番自言自語。

  少女突然在自己身上摸索起來,似乎是在尋找什么東西。

  ——“不見了!!怎么會……難道是昨晚……”

  空人思索了一下,突然反應過來,走向鬧鐘旁邊拿起一個東西,“那個,你是不是在找這個?”

  拿在空人手上的,是昨晚空人在倉庫里撿到的那個綠色的小吊飾。

  少女看到吊飾,松了一口氣,“太好了,好險沒有弄丟”

  空人現在已然被這些事情弄得一頭霧水,他有一大堆問題要問眼前這個少女,不過似乎是因為問題太多了,一下子竟然不知道該從哪里問起。

  “那個……”

  “好,那我們就開始談談正事兒吧。”少女打斷了空人的話。

  “抱歉自我介紹晚了,我叫五條艾伊”

  “五條…艾伊…啊,我叫銀星空人”空人決定順著艾伊的對話思路。

  “我知道你叫什么名字。看樣子你對自己的身世一點都不知呢。我們就從最開始說起吧。”

  艾伊看了一眼空人,“我先說好,無論你相信不相信,我接下來說的話都是真的,你要做好心理準備。”

  空人的眉頭皺了一下,他似乎隱約已經感覺得到自己已經卷入了一個自己完全不能想象得到的大事情里。

  空人吞了一口口水:“嗯!”

  “你應該知道這所城市300年前的傳說吧?事實上,這個傳說是真的。也就是說,在300年前,人類曾經與一種叫做靈魔的怪物展開了戰爭。昨晚的那個,就是靈魔眾多種族中的其中一個種族——魔牙族。”

  “靈魔一共有200多個不同的種族,每個種族都有不同的特殊能力,能與這樣的怪物進行對抗的,只有一個在當時被人們稱為‘12滅魔族’的12個同樣擁有特殊能力的人類——300年前的靈魔首領就是被這個初代滅魔聯盟打敗的。”

  空人聽到這里并沒有過多的驚訝,因為這些事情跟傳說里說得大徑相同,現在艾伊的話只不過是證實了這個傳說的真實性罷了。其實就算艾伊不說,空人也會相信這個傳說——不然昨天晚上那個怪物是怎么一回事呢?

  “而打敗靈魔總王的12滅魔聯盟里的其中2位——銀星一族和五條一族,就分別是我和你的祖先!”艾伊說這話時眼神似乎有點犀利了起來。

  「……什么?」空人聽到這句話的時候開始驚訝起來,他也許在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然而艾伊像是肯定地讓他接受一般加之重復:「聽好了,你——銀星空人,是初代滅魔聯盟中銀星一族的后裔。」

  「現在,殘存于世的靈魔誕生了一位新的總王,其他靈魔紛紛響應他的號召加入麾下,準備再次重復300年前的悲劇。」

  「重復…?難道說…!」

  ————「沒錯,戰爭又要開始了!」

  「戰爭…怎么會…」空人還是處于無法接受的狀態,這時空人不禁地吞了一口口水。

  「因此,銀星空人,你作為銀星一族的后裔,我們希望你能作為家族代表參與這次戰爭,這是我們其他聯盟家族的共同決定。」

  空人并不算笨,從艾伊說到他的身世時空人就明白自己將要面對一件什么事情。不過空人現在實在沒辦法接受——他,一個平凡的高中生,現在居然要和昨晚那些怪物戰斗?!這怎么想都是不可能的!

  「不對,我的父母怎么從來沒有告訴過我這些?」空人終于發現了這個問題。

  「關于這一點,我們聯盟已經跟你的父母聯系過了,他們這些年一直都在外面獨自滅魔,并不是跟你說的什么旅游。」

  「既然這樣,他們為什么不一開始就把這件事告訴我?」

  「從你現在的情況看來不就知道了么。」艾伊語氣似乎比剛才談到靈魔時的語氣緩和了一點,「你的能力因為一些原因,在出生時就被你的父母封印了,為了不讓你受到傷害,他們離開這座城市以造成‘銀星一族已經不再滅魔了’的假象。」

  「怎么會……」空人突然想起昨晚的事情,「那,昨晚那個是怎么回事?既然我的力量被封印了的話……」

  的確,空人昨晚使用出了他自己都不知道的一股力量。

  艾伊指了指空人手上拿著的綠色吊飾,對空人說:「我想是它的作用。」

  「這個石頭?」

  「這叫圣靈石,是一種可以加入靈力術式的特殊礦物。你手上的這個已經加入了許多的解封力量的術式,也許是昨晚你對里面的某個術式產生了暫時性的反應。」

  空人看了看手上的圣靈石,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沖出了房間走到走廊拐角處——哪里有一個電話。

  「喂?是老媽么?我有一個問題要問你們!」

  ——「什么?這居然是真的?!你們為什么一直沒有告訴我這些事情?」空人似乎從老媽那里得到了肯定的答復。

  ——「喂?喂喂?老媽?!」

  電話另一頭似乎已經掛掉了電話,我們在她掛電話前隱約可以聽到“很快回來”“詳細再說”等字眼。

  空人失神地掛掉電話,踱步回到了房間門口。【這居然……是真的……】空人還是無法相信,嘛,換作誰也無法一下子接受這樣的事情的。

  此時艾伊已經起床了,正站在與門成一條直線的窗口上背對著空人。

  艾伊轉過身來,「怎么樣銀星空人?是決定跟我走還是退出戰爭?」

  空人緩過神來,正想回答艾伊之時,一樓玄關傳來了大門被打開的聲音。

  是的,現在已經是7點10分,真乃像往常一樣,又來叫醒空人了。然而她從不知道空人早就醒了過來。

  「是真乃!」空人看了一眼鬧鐘,「啊!已經這個時間了!」

  艾伊有點疑惑地看著空人,「怎么了么?」

  「抱歉,我現在要去學校了,我們以后再說這事吧。」空人雙手合十地向艾伊道歉道。

  「學…校?」艾伊聽到這個詞似乎有點若有所思。

  下一秒,艾伊又轉過身背對著空人,跳上窗口,扭過頭對空人說:「嘛,那我們就等下再談吧。」說著便做出準備往下跳的動作。

  「誒?等一下!這里是2樓,跳下去會受傷的!」空人見狀急忙阻止艾伊。

  「沒事的。那么等下再見啦。」說完艾伊便跳下下去。

  ——艾伊剛剛消失在窗口,真乃就出現在了房間的門口上。

  真乃一臉驚訝地看著空人,「咦!空人,你今天居然自己起來了!」

  真乃今天的打扮與昨天并沒有多大區別,不過她的手上除了一個書袋以外還多了一個正方體似的東西。

  空人極力地穩著自己的情緒,當做什么也沒有發生過的樣子回答真乃:「那當然!我昨天不是說過我自己能夠起來的嘛。」

  「嘿~偉大的空人居然真的實現了呢,真是不敢相信。」

  「什么嘛真乃,不帶這樣的。」

  真乃笑了起來,房間里頓時充滿了銀鈴搬的笑聲。「好啦好啦,那么你也應該準備好了吧?要去學校咯」

  學校?!空人突然反應過來:他還什么都沒有準備呢!

  「啊啊啊!我忘記了!抱歉真乃,給我五分鐘時間!」空人說著把真乃推出了房間外,關上了房門。

  真乃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果然會是這樣呢。」

  空人邊換衣服邊向窗外望了下去,下面除了一些樹木和花草以外什么也沒有——艾伊已經離開了。

  ——空人和真乃兩人離開家里已經快7點25分。

  ————————————————————————————————————————————————————

  空人和真乃雖然以最快的速度沖進了學校,可學校還是在2分鐘前就響了鈴聲——他們遲到了。

  當空人和真乃氣喘吁吁地站在教室的門口時,全班同學都行來了注目禮,有的已經開始小聲議論起來:這又是他們在‘不純交往’的證據!

  站在講臺上的小寺老師苦嘆了一口氣:「開學以來的第一個遲到學生出現了啊」

  「不……不好意思。」真乃微微紅著臉對老師道歉道。真乃沒有向老師解釋為什么遲到,免得同學們又會拿這個來大做文章。

  「好了,快點進來吧,我要開始點名了。記得下不為例啊。」小寺老師右手拿著點名冊向空人和真乃擺了一擺,指示他們回到座位上坐好。

  空人回到座位上才慢慢地緩過氣來——雖然他體質生來不錯,不過貌似因為暑假里缺乏了一點運動而導致體能下降了。

  『好險沒有開始點名,我可不想連累真乃缺勤啊。』

  空人不禁望了望天空——今天依然是灰蒙蒙地一片,這已經是連續4天這樣的天氣了,連氣象站都無法科學地解釋這樣的氣候現象。難道真的像空人所想的那樣:世界末日就要到了?

  [沒錯,戰爭又要開始了!]空人又回想到剛才艾伊對他說的話。

  『世界末日么……』

  『如果…那些靈魔真的開啟戰爭的話,這個世界會變成什么樣子呢……』

  「銀星空人。」

  『滅魔聯盟……他們能打得贏么……』

  「銀星空人。」

  『我是滅魔聯盟的后裔……我也要參與這場恐怖的戰爭…?』

  「銀星空人!」講臺上傳來小寺老師憤怒的吼叫——現在剛好點名到空人,不過空人正在溜號,并沒有聽到老師的叫喚。

  「啊!到!」空人馬上如夢初醒地回應了一聲,同時望向老師那嚴肅且有點生氣的臉。

  「這還真是令人頭疼的問題學生呢……」小寺老師又嘆了一口氣,轉而繼續向下點名。

  ————與此同時,在空人座位的右邊——教學樓左側不遠的科學樓樓頂處正站著一名少女。

  少女身穿一身紅色的短袖衫加上中褲,雖然衣服有點寬松,不過在樓頂強風的吹拂下少女的姣好身材依然能夠隱隱地展現出來。粉紅色的頭發不算很長,剛好到齊肩的長度。然而最讓人矚目的是少女那一雙赤紅色的眼瞳。此時眼瞳中像是有一個陣法一樣的圖案正在旋轉,并且眼瞳跟著伸縮,似乎是在調整焦距。

  「我說日黎,你昨天不是已經見過他了么?」說話的是站在少女后面的另一位女子。

  沒錯,雖然沒有穿著校服,不過這位正在注視著空人的少女,正是昨天在小寺老師辦公室里出現的悠野日黎。

  日黎繼續用那雙怪異的眼睛看著空人,「嘛,見倒是見過一面了,不過真的像艾伊說得那樣子,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呢。」

  「啊~真是麻煩啊。看來,還是讓我出馬!」

  「算了吧明奈姐,他可不像我,你可別去嚇到他。」

  「誒?!你說這話是什么意思!」明奈皺褶眉頭抗議道。

  「哈哈哈抱歉抱歉,不過他似乎已經開始思考這件事情了。艾伊,你怎么辦?」日黎轉換成普通人的眼睛,看向明奈旁邊的一位跟她年齡相仿的少女——這位少女幾乎全身都纏著繃帶,臉上還包著一小塊棉布,金黃色的長發在風的吹拂下顯得更加地散亂。

  是的,這位少女就是今天早上不久前從空人房間跳下來后消失不見的五條艾伊。

  「雖然跟他說了,不過他似乎不太愿意的樣子。」艾伊口氣平靜地回答道。

  日黎轉過身,慢慢地向明奈和艾伊走來,「服城說好的日期就是后天吧?看來銀星空人無法參與這場戰爭了呢。……話說,其他人怎么樣了?」

  「安心安心。根據昨晚昴發來的情報,現在就差銀星一族和上原一族了。」明奈笑著回答道——明奈似乎一直都是微笑著的樣子。

  「這樣子啊,那么,我們也不用勉強了,就讓銀星空人退出戰爭吧。就算他參加,以他這樣子也幫不上什么忙。」日黎干脆地決定道。

  「不、他昨晚把靈魔給……」艾伊接了日黎的話。

  「嗯?你說他怎么了艾伊?」日黎看向艾伊,不明白的問道。

  艾伊卻沉默了一下,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綁帶,眼神堅定地看著日黎:「悠野學姐,我能請你幫個忙么?」

  日黎還是搞不懂艾伊要干嘛,「什么忙?」

  艾伊就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日黎。

  ————現在讓我們把時間調回一些。

  現在是4月9日。昨晚被服城全藏安排去召集其他滅魔族的當然代表已經一起出發了大約半天時間。

  ●在靈川6區郊外的一所房子的屋頂上,一位少女正站在頂沿處拿著一把弓箭做出射箭的姿勢。這位少女看起來比艾伊稍稍成熟一些,淡藍色的長發沿風漂浮在眼眸上。她現在穿著一身長裙,正在聚精會神地瞄準遠處的一個地方。淡藍色的眼睛此時正睜一只閉一只。這樣的場景真給人有一種‘這個人一定是某個家族的大小姐’的感想。

  只是,少女的箭有點特別——并不是木箭,而是一支通身發出藍色熒光的細物,箭頭處聚集出一圈的藍光。

  下一瞬間,少女松開抓住箭尾的手,離弦之箭帶出一陣旋風呼嘯而出——這只箭如同帶了導航一般,沿途自動閃避開了擋住目標的房屋和樹木,飛速地沖進一個遠處的山洞——在山洞里面引發了大爆炸。

  「呼……」少女像是松了一口氣,手上的弓箭像突然變成了光子一般消失了。

  〈啪,啪,啪〉少女背后有個帶著墨鏡的男子在鼓掌。

  「呀~真不愧是“破魔之箭”,今天總算是見識到了。」男子笑著稱贊道。

  「太過獎了吧,在你這擅長近戰的人面前,我的能力根本毫無用武之地。」少女轉過身來,對男子說道。

  「哈哈說得就是如此。」男子大笑起來。

  「不過,」男子突然停止了大笑,轉為微笑對女子說:「對于填補聯盟遠程狙擊的空擋,我們滅魔聯盟不能缺少赤座一族的能力。跟我走吧?赤座一族代表——赤座久子小姐。」

  ●在一片不知何地的原始森林,一頭猛獸正與一個年輕的白發少年對峙著。

  「啊……真是麻煩,這種小事就不能老爸自己來么。」少年撓了撓頭,打了個呵欠,突然眼神犀利地望著猛獸,「那么,我就不客氣了。」

  猛獸像是被少年的氣勢嚇到了一般連退了幾步,不過礙于它的本性,它還是張牙舞爪地向少年撲了過來。

  少年嘴角笑了笑,右手掌緩緩伸出,對著自己面前一個捏拳,自己面前頓時出現了一堵剛好比自己高一點的黃色沙墻。能猛獸一頭撞到了沙墻上——墻沒有倒,倒下的是頭破血流的猛獸!

  少年把手再次插進褲袋里,高高瘦瘦的身材此時看起來倒是非常地酷。

  ——「好了,我身后的小姐,不用再藏著了。」他說了一句讓人摸不著頭腦的話。

  但、像是回應他似的,他身后的草叢動了一動,下一秒,一個小女孩從草叢里爬了出來。

  「真虧你能發現呢。」女孩以贊許的口氣對少年說。她的聲音聽起來還有一些童音。

  「要是散發出那么強大靈力的人在背后我都察覺不了的話,我早就被不知哪個來刺殺我的靈魔給弄死了吧。」少年轉過頭,看了一眼女孩。

  女孩穿著一身粉紅色的連衣裙,手腳非常細小,黃色的長發加上黑色的大眼睛為她的可愛加了不少的分。——但從她的身高和身材判斷,她怎么看都是個小學生。

  「厚……這么小就已經是家族代表了啊,你是?」

  「神川,神川立夏。」

  「神川啊,我沒記錯的話應該是能力排行在我前面2位的那個‘雷母’吧?派這么強的家伙來找我這個不知在哪里遇到什么危險的流浪漢,服城這小子還真是想對了。」

  說完少年用腳蹬了一下地面,突然猛獸的下方升起一層薄薄的沙層把猛獸托了起來。

  少年走向立夏,從立夏旁邊走過,頭也不回地對立夏說:「既然來了,就先來我家里喝杯茶吧。」

  立夏眉頭一皺,『干什么啊這個人……』,不過立夏還是跟了上去。

  ●在靈川2區的一所公寓的302號房的房間門口,有一位女子正站在走廊抬頭望著天空,似乎是在等待著什么人。

  少女有一頭黑色的長發,臉型偏圓,幽黑的眼睛像漫天的星辰一樣澄澈美麗,加之身上穿著的巫女裝,讓人感覺到她是一位神圣不可侵犯的圣女。

  不多時,一位男子出現在了女子的右邊——大樓中間的樓梯口處。從男子一身西裝和手里拿著的“高一C班”的點名冊來看,這個人應該是某個學校的老師或者領導。

  男子看到女子,不由得嘆了一口氣,用手摸著后腦勺,無奈的說:「啊……該來的還是來了啊。」

  「初次見面,上原先生,我叫塔里木●愛麗絲,是滅魔聯盟的塔里木家代表。」女子向男子鞠了一躬。

  男子走向愛麗絲,「抱歉,你等了很久了么?」

  「不,我是算準了高中的放學時間才來的。看來上原先生對自己的事非常清楚呢,那我們就直接說吧。」

  男子在愛麗絲說話的時候打開了自己家的門,轉過頭對愛麗絲說:「我們就進來說吧。不過我想結果應該會讓你非常失望的。」

  說完男子走進了房子。愛麗絲站在原地遲疑了一下,但還是跟著上原先生一起走了進去。

  ————以上這些都是4月9日,也就是昨天發生的事情。

  而現在,是4月10日的中午11點50分。

  靈川第一高中已經放學有10分鐘了,空人此時正躺在教學樓的天臺上望著天空,似乎是在沉思著什么。空人因為家里沒有什么人,所以中午一般不回家去,只是在小賣部買幾個面包或者去飯堂打幾個小菜吃一頓,然后就來這個天臺沐浴陽光睡一覺——可現在烏云密布,沒有一絲的陽光。

  突然,空人的左邊——天臺的鐵門處傳來一陣開門的聲音,空人轉過頭一看,真乃正拿著一個東西向他走來。

  「你果然在這里呢。」真乃走到空人旁邊,微微彎著腰對空人說。

  「怎么了么?你平時不是中午都回家的么?」

  空人向上看著真乃,這時,突然從側面刮來一陣微風,把真乃的校服輕輕地吹拂了一下————這一瞬間空人可以清楚地看到真乃的淡藍色**。

  空人的臉一下子就紅了起來,馬上坐起,大口呼吸了幾下來平穩自己的心跳。

  真乃倒不知道空人看到了什么,「吶,你一直都吃面包,這樣很沒營養的。我做了便當,不介意的話……就……一起吃怎么樣?」說著真乃把拿著便當的手伸向了空人。

  空人看著真乃的便當,『啊……是這樣啊,她今天早上手里拿著的包裹就是這個啊。』

  「好啊,我也好久沒有嘗到真乃的手藝了呢。」空人接過了便當。雖然真乃以前曾經去過空人家里幫忙做過幾次飯菜,不過為空人做便當這還是第一次。

  ————「嗯!好吃!真乃你的手藝還真不是蓋的啊。」空人把一口章魚卷吞了下去,贊嘆地說道。

  「哈哈、就算你有好幾年的烹飪經驗,我也不會輸給你的!」

  「要是以后都能吃到真乃做的飯菜就好了。」空人不經意地說了這句話。

  不過這句話倒是讓真乃臉紅起來——這算是拐了十八個彎的告白么?!

  空人看到真乃停下了筷子,就看著她問道:「怎么了么真乃?」

  「誒?!啊啊、沒、沒什么!」真乃猛地搖了搖頭,似乎是想讓自己清醒一下。

  『好,明天開始繼續為空人做便當!』

  「說起來,這幾天的天氣都是灰蒙蒙地呢,已經連續4天了吧?還真有點世界末日的感覺呢。」真乃故意地轉換了話題。

  『世界末日』!——這個詞又讓空人回想起艾伊的那句話——[戰爭就要開始了!]

  空人的心情突然變得沉重起來,真乃似乎察覺到了空人的變化,「怎么了空人?」她還在想『是不是剛才我說錯了什么?』

  空人沉默了一下,抬頭望著天空,說:「吶,真乃,如果現在有個人對你說‘這個世界將要面臨滅亡的危險,我們需要你的幫忙,不過這個忙可能讓你面臨危險’,這樣的話,真乃會怎么做呢?」

  「嗯……」真乃用手捎著下巴思考了一下,「那樣子的話,我覺得我會選擇幫這個忙噢。」

  空人聽到真乃的回答有點吃驚,把頭轉向了真乃:「為什么?萬一真的遇到危險怎么辦?」

  「嗯……是這樣沒錯。不過,萬一我不幫忙的話,世界滅亡的概率就會增大不是么?既然如此,倒不如拼一拼,說不定世界真的在我手上被拯救了呢。」真乃笑著回答,似乎真乃都覺得這樣的想法有點天真。

  「是…這樣啊,真乃就是真乃,好有正義感呢。」

  「不過,」真乃抬頭望著天空,「更重要的原因是,我想和空人、和父母、和朋友、和大家一起繼續在這個世界生活下去。所以說,世界滅亡什么的,當然就要盡自己的力量去阻止。」

  「和大家……一起生活下去……」空人對這句話若有所思。

  真乃微笑著握住空人的手,頓時與空人四目相對。

  「雖然我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不過空人,要是有人也來要你幫這個忙的話,你也一定要幫忙噢。世界滅亡的話,你就再也不能吃到我做的便當了。」

  空人愣了一下,既而也微笑起來——他心中的那塊紊亂的地圖終于拼湊了起來。并不是因為以后也能吃到真乃的便當而高興,而是一種在心中油然而生的幸福感。這是一種什么感覺呢?

  「嗯,絕對!」

  ————————————————————————————————————————————————————————

  在不知具體坐標的地方的一個山群。

  山群周圍非常荒蕪,沒有一點生氣,可以確定這里是偏離城市很遠的一個地方。不過這里的山跟我們印象中的山并不相同——上面沒有樹,并且每座山的山腰上都有許多大大小小的洞穴。

  ——在山群中間,一座巨大的要塞坐落著。

  ——這片山群,就是靈魔的聚集總部。

  在要塞內部,一個男子模樣的“人”正在不知通向哪里的走廊里行走。在不太明亮的要塞內部我們并不能清晰地看到他的模樣,不過就算如此,我們依然可以依稀辨認出男子長著淡黃色的頭發,頭發比較長,而且有點卷曲,身材魁梧,加上優雅的步子,讓人只看到這些就可以認為這個“人”絕對是個美男子。

  不久,男子走到了走廊的盡頭——這里有一扇門。門是用石頭做的,大概有3米高,2米寬,上面還有著一些表情怪異的浮雕。

  男子毫不費力地打開了門。隨著門的轉動帶出了“轟隆隆”的摩擦聲。

  房間里面非常地寬敞。門口直通后墻的通道兩旁有一排巨型石柱。一個體型巨大的東西正坐在后墻的高臺上。乍一看有一種皇帝居高臨下地坐在圣堂的感覺。高臺下面站著4個人,不過由于房間里的燈光依舊昏暗,這些“人”的樣貌我們一個也沒有看的清楚。

  「終于到了啊。」高臺上的那個“人”用一種雄厚的男性聲音說。

  男子緩緩向高臺走去,「這個時間召集我們來有什么事?應該還沒到行動的時間吧?」

  「不,這次召集你們來,是想告訴你們一件事情。」

  男子走到臺下的4個“人”的旁邊,抬頭看向高臺,「什么事情?」

  高臺上的“人”丟出一個透明的小球,體積隨著小球的運動不斷增大,最后變成一個巨大的球體停在了臺下5個人的面前——浮在了半空中。

  「就在昨天,那些沒用的滅魔聯盟終于開始垂死掙扎了。」

  說完這句話,那個球形物體便在表面浮現出一些人物照片。從照片上我們可以看到艾伊、明奈、久子、日黎、愛麗絲以及一個白發少年和一個穿著運動服帶著墨鏡的男人。

  男子看了看這些照片,「這些人就是現在的滅魔聯盟?果然都是讓一些小鬼來呢那些老糊涂。」男子不禁冷笑了一聲。

  「不過,看來這些小鬼也并不允許我們太過于小看他們呢。」

  男子聽到這句話,表情似乎有點嚴肅了起來:「這話什么意思?」

  高臺上的“人”站了起來,「我昨天派了一些還算有點實力的靈魔去探探他們的底。」

  「厚……原來如此。那些靈魔全部都被干掉了對吧?」

  「正是如此。就連追蹤五條一族的魔牙族靈魔都失去了聯系。」

  「五條一族就是被我們稱為“圣母”的那個人吧?據我們所知,他們一族的人不是沒有攻擊能力的么?」說話的是站在黃發男子右面的一個“人”,從聲音來判斷,這個人應該是個男性。

  「奇怪的就在這里。」高臺上站起來的人側轉了一下身,「我特地吩咐他們必須等到他們單獨一人的時候才出手,按理說應該不會有別的滅魔聯盟成員幫忙才對。」

  「原來如此。我知道你這次召集我們來是為了什么了。那么,就由我去看看吧。」黃發男子冷笑了一聲,對那個人說道。

  「哦哈哈哈,真不愧是我最鐘意的部下!那么,修,就由你去看一看吧。」高臺上的人說。

  這個叫做修的男子露出了銳利的目光:「請總王大人放心,部下一定解決這件事情。

  」

  「這個人就是五條一族的代表。」被修叫做“總王”的人用水對著巨球揮了一下,球中艾伊的照片被單獨地放大了出來。

  修看了一下,隨即皺起了眉頭:『這個人……我似乎在哪里見過……』,接著,修的腦海中浮現出一副自己手里抓著一個人類的尸體,看向不遠處一個約莫8、9歲的女孩的畫面。這個女孩長著一頭金黃色的頭發和微微泛紅的眼睛,此刻表情呆滯地與修對望。

  修回想了起來。嘴角露出一絲冷冷的笑容——『原來是這樣……這下子可有的玩了!』

  「修,你自己去可以么?可別被那群小鬼給揍扁了啊。」說話的是站在修的左面第二個——順數第一個的“人”。從聲音判斷出這是一位女性。她的聲音有點尖,不知道是因為這句調諷修的話而故意改變了語調還是她的聲音本來就是那個樣子。

  修用鼻子“哼”地冷笑了一聲,隨即轉身向門口走去。「放心吧各位,你們就省點力氣準備接下來的行動吧。我先你們一步出去熱熱身。」說完揮了揮手,走出了大門。

  「切,囂張什么啊。」女子有點厭惡地嘟囔了一句。她的關系似乎和修并不是很好。

  修走出門外,眼光依然如剛才一樣銳利——『我們又要見面了。這次,可別讓我失望啊。』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魔靈戰爭,魔靈戰爭最新章節,魔靈戰爭 360小說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新彊时时三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