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靈戰爭 第一章 打破平凡的聲響

小說:魔靈戰爭 作者:心問心的真心 更新時間:2019-08-13 18:44:42 源網站:360小說
  早上7點。雖然到了春天早該天亮的時候,不過天空中還是灰蒙蒙的一片——這似乎與空中黑壓壓的烏云有很大關系。城市中的人們大多都還處于睡眠狀態,這個時間也許只有學生和老師才會起床。但是還是有個學生是個例外。

  讓我們把目光聚焦在靈川3道的一間屋子上。這是一間傳統式的2層檐帽房,占地約140平方米,墻體由灰色和淺黃色相聯系組成顏色,玄關門在門庭的偏右側,二樓與玄關同方向有一處稍稍向外延伸的陽臺,陽臺右側不遠處有一扇窗戶。現在這扇窗戶是關著的。門庭的門柱上掛著寫有“銀星”兩字的門牌——這是銀星空人的家。

  現在,鬧鐘的“滴滴滴滴”聲歡快地充斥著整個房子,之所以那么大聲,是因為空人經常睡得很死,所以他的青梅竹馬好友——椎田真乃送了他3個鬧鐘,都統一調在了早上6點50分。也就是說,鬧鐘已經在空人旁邊響了快10分鐘了!

  就算如此,它們的主人——銀星空人還是蒙著被子躺在床上一動不動。

  這時,房子的門庭處站立了一位少女,雖然這位少女背對著我們,不過我們依然可以看到她那一頭烏黑的長發以及顯露在頭發下面的一小截中裙校服。她嘆了一口氣,走近玄關門口,掏出了一把鑰匙,打開了玄關門,進了玄關,直徑地走向通往二樓的樓梯,上了二樓,走到了一間掛有“空人”門牌的房間門前。吸了一口氣,打開了空人房間的門。————這一切動作嫻熟地像是經常做這些事似的。

  一開門,首先看見的是依然響著的鬧鐘。少女走近鬧鐘,從左至右依次按停,整幢房子瞬時間安靜了下來。這時候空人依然躺在床上!

  少女再次吸了一口氣,對著空人大聲喊道:「快——點——給——我——起——來!」雖然沒有3個鬧鐘那么大聲,不過少女的這聲吶喊似乎比30個鬧鐘更加管用:空人猛然地睜開眼,以閃電般的速度從床上坐了起來,向少女那邊望去。

  「什么嘛,果然是真乃啊。真是的,每次都這樣叫我,嚇死我了。」空人半睜著眼對著面前的青梅竹馬訴苦道。

  「還不是因為你老是睡成這個樣子!我都送了你3個鬧鐘了,你好歹也給我自己醒來一回啊。」

  真乃說著拿起了桌子上的一個鬧鐘。

  “啊……哈哈哈”空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真乃拿著鬧鐘走到空人面前,把鬧鐘伸到空人的眼睛前面,“語氣平和”地對空人說:「那么,銀星空人先生,現在該怎么辦呢?」

  空人看了一眼鬧鐘,不由得嚇得“啊!”地立馬從床上跳起來。嘛,這也不奇怪,畢竟現在已經7點10分了,還有20分鐘學校就要點名了。

  “那么,我就出去玄關那里等你咯,今天要縮短時間,5分鐘,計時開始!”真乃放下鬧鐘,按下了自己帶著的手表,同時走出了空人的房間。

  “啊啊啊怎么能這樣!之前還是7分鐘的呢!”空人抗議地向真乃表示不滿。不過似乎明白抗議并不有用,空人還是加快了穿衣梳理的速度。

  已經洗刷完畢的空人匆匆地拿起剛剛烤好的面包——這個面包是真乃下樓時幫空人烤的。立馬向玄關大門跑去。

  空人急忙地打開了門,口喘大氣地看著站在面前的真乃。真乃轉過身,我們這才看到她的全貌:此時真乃身著靈川第一高中的女生春季制服,精準裁剪的合身制服映襯出她的苗條身材,一頭烏黑長發飄飄然的披在背上,遮住雙眉的劉海下精致的五官,最引人注目的是一雙大大的藍色瞳孔,白皙的皮膚加上165cm的身高雖然算不上傾國傾城,不過從高中生來說,真乃已經代表著素顏女生的最好水準了。嘛,如果真要找出一個缺點的話,那也就只有那停留在初中水平的胸部了吧。

  現在真乃拿著一個書袋(是書袋不是書包),頭上帶著一個發夾。這個發夾是真乃16歲生日時空人送的。雖然真乃的頭發用不上發夾,不過真乃還是把它別在了頭發上。

  此時真乃笑吟吟地對喘著大氣的空人說:「嗯,很好,4分48秒,及格!」

  「這……已經是……極限了,下次……我一定自己……起來。」

  「你這句話都說了第7遍了!好了,我們走吧,不然上學就要遲到了。」真乃半轉過身,對空人說道。

  空人站直腰板,大口吸了幾口氣來進行緩沖,呼吸終于平順了一些。

  「嗯,走吧!」空人回應著向真乃走去。

  空人與真乃從初二開始就幾乎天天一起上學,這已經成為了空人每天習以為常的平凡開端。

  ——————————————————————————————————————————————

  上課鈴聲還沒有響起來,空人和真乃就來到了教室的門口。雖然只有15分鐘時間讓他們來學校,不過幸好學校與空人家并不是很遠,步行的話大概10分鐘就可以走到。

  這所學校——靈川市第一高中是全市最大的一所高中,建立在靈川2道與3道之間。但從直徑上來說,學校離靈川2道更加近一些。校園內從大門一直到300米后的教學大樓的大道兩旁都種滿了櫻花樹,因此這所高中又被稱為“靈櫻高中”,據說市政府正在商定是否真的啟用這個名字呢。

  教學大樓正對著學校大門口,偌大的運動場在教學樓右側,左側約100米即是科學樓和圖書館。圖書館下200米是公用飯堂,右面是匯演大廳。教學樓正下方——飯堂與匯演大廳中間下方是室內體育館,體育館兩側均分布有社團活動樓和各種舊校舍。學校的大致排布就是如此。其余還有幾棟小樓,不過幾乎不怎么使用。學校內除了櫻花樹外則是綠樹成蔭。

  這是一所無論師資、環境還是歷史,都是一所很出眾的學校。

  真乃和空人都是這所高中的高二年級學生。開學至今已經一個星期了,空人看起來還沒有調好時差:這一個星期包括今天都是真乃叫醒空人的。

  班上的同學見空人和真乃一起走了進來,都紛紛小聲地議論了起來。

  真乃坐到了座位上(真乃的座位在順數第二排第二列,而空人的座位則在倒數第二排第二列),坐在她前面的女生轉過身來,神秘地小聲對真乃說:「吶吶,真乃,開學以來你一直和銀星同學一起來學校,是不是你們……」

  「嗯?」真乃有點不明所以。

  「我是說……你們是不是……正在交往什么的?或者是說已經達到**的地步了?」

  真乃聽到這句話,臉突然紅了起來,支支吾吾地回答:「你…你在說什么啊,我們怎么可能……我們只不過是從小一起長大,現在他父母不在家,囑咐我多多照顧一下他而已啦。」

  「真的?可是你們的親密程度都讓我們以為你們是男女朋友關系噢。」女生似乎不太相信真乃的話。

  啊,原來是這樣!怪不得同學們一見到她和空人在一起就會小聲地議論呢!真是一群大驚小怪的人!

  真乃依然紅著臉,「是真的啦,我們沒有交往也沒有**!我們只是普通的朋友關系。」真乃只能這樣回答道。

  女生似乎還想繼續問這什么,但好在上課鈴聲適時地響了起來,那女生也不再詢問,轉過了身子端坐在座位上了。真乃松了一口氣,她很是擔心女生會繼續就這事兒問下去。但真乃還是紅著臉往空人的座位望了望,空人也一下子往她這邊望過來。真乃馬上回轉過頭,紅著臉猛地搖了搖頭。

  「好了好了,都坐回座位上,現在要開始點名了。」一位看起來30歲左右的女教師走了進來,手機拿著一本班級點名冊。雖然看起來只有30歲上下,其實這位叫做悠野小寺的老師已經有40歲了。

  點名結束,小寺老師站在講臺上,對空人的方向說:「銀星同學,等下下課后到我的辦公室來一趟。」

  「誒?」空人聽到班主任的‘召喚’不禁有點慌了起來——空人知道老師為什么叫他去——前幾天剛剛考了一場開學摸底考試。然而空人除了體育強大以外,其他科目已經處于“瀕臨滅絕”的狀態。『完了完了,這回要被訓一頓了。』

  ————來到辦公室,小寺老師已經坐在了她的辦公桌面前。小寺老師拿起一張紙,對站在自己面前的空人無奈地說道:

  「銀星同學,你的成績除了體育測試是“優”以外,其他科目都慘不忍睹,我想了解一下這是什么情況。」

  啊啊,真的是這件事兒。不過空人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了。

  「老師,我真的學不會啊。」

  「我看是你太懶的原因。要不找個人來給你補習一下功課?」

  「我覺得這樣做也是沒有什么效果的」

  「那這樣就麻煩了……」小寺老師突然皺起了眉頭。

  「誒?」

  「是這樣的,你也知道這是一所公立的市里最好高中。趁今年開學不久,學校決定對下次考試有3科不及格的學生考慮強制轉校處理。」

  「什…什么?!」空人這才緊張了起來。轉校倒沒什么,但不知怎的空人腦子里突然展現出真乃的身影——他不能轉校!

  「那老師,我該怎么做?」

  「那還用說么,現在、立刻、馬上回去學習!」空人聽到這句話后卻向辦公室門口望去——是的,這句話不是小寺老師說的,而是從門口的方向傳來的。

  站在門口的是一位女生。從校服的領帶顏色來看,她應該是高三級的學生。她有著粉紅色的頭發,不算很長,剛好比肩頭更下一點,身高也比真乃矮了一點點。皮膚也像真乃一樣白,不過胸部的發育就比真乃好上很多了。然而最引人注目的是她的眼睛:一雙赤紅色的瞳孔!而且眼睛上面似乎還有一些什么東西。

  「日黎,不是告訴過你進辦公室前要敲門的么。」小寺老師對門口的女生說。

  「嘛、我忘記了。老媽,下午我有點事兒,不來學校了。晚上我再跟你詳細說說。」

  『老媽?那么說這個人就是小寺老師的女兒咯?這樣她的名字就是悠野日黎?』空人望著眼前的女生想著。

  「那個……」空人對日黎開口。

  日黎轉過身來看了空人一眼,就在空人與她眼神交匯的瞬間,空人嚇得說不出話來了——她的眼瞳貌似旋轉了?!

  日黎眼睛深邃地望著空人,對空人說:「你就是銀星空人?」

  「誒?啊,是,我是銀星空人?你認識我?」空人從驚訝中回過神來。他覺得自己剛才看錯了,人的瞳孔怎么可能會旋轉呢!

  日黎卻不再接著這個話題,徑直地走向門口,對空人說:「不想轉校的話就回去好好學習吧,還有一個月時間。」說完日黎就出去了。

  正在空人感到莫名其妙的時候,小寺老師打破了空人的迷惑狀態:

  「就像她說的那樣,銀星同學,你只有努力學習這個辦法了。老師也不希望你轉學,不過這得看你自己了。」

  ——空人憂愁地走出了辦公室。『怎么辦?只有一個月時間,要有3科及格怎么想都是不可能的!』

  回到教室,空人六神無主地坐回座位。真乃看到空人愁眉苦臉的樣子,就走到空人面前。

  「空人,怎么了么?老師說了什么?」

  空人趴在了桌子上,「啊~老師說下次考試我還是掛科的話學校就可能把我強制轉校了。」

  「轉校?!」真乃似乎也有點驚訝。不,其實真乃并不是驚訝,而是不愿意空人轉校而已。

  「怎么辦啊真乃,我只有一個月時間了。」空人把頭轉向真乃這邊,望著真乃,向真乃求救道。

  真乃想了一下,「吶、要不……我幫你補習一下功課?我能知道一些下次考試老師可能會出的題型。雖然一個月時間是緊了點,不過總好過什么也不做。」

  聽到這句話,空人頓時來了精神,一下子站了起來,握住真乃的手。

  「真的?!太謝謝你了真乃!」空人像找到了救星一般。

  「不…不用客氣的。」真乃的臉瞬間又紅了起來。

  『好,有了真乃的幫助,我一定留在這所學校!』

  ——————————————————————————————————————————————

  下午的課程比較無聊,空人坐在桌子前不禁溜號地望著窗外下面的正在上體育課的班級。

  天空中還是烏云密布,空人抬頭望著這些烏云,也像靈川市民眾一樣擔心了起來:已經3天都是這樣的天氣了,歷史上從未有過這樣的氣象記錄。

  『這些云層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世界末日要到了?』空人不禁地想著這樣可怕的事情。

  現在正在上著第三節的歷史課,講臺上的老頭子老師正在慷慨激昂地講著明治維新的偉大過程,絲毫沒有注意到有人溜號了。

  突然,空人被窗戶遠處的兩個東西吸引住了視線:這兩個東西像是人。不,前面的一個“人”比后面那個“人”小的多,起碼有一個人絕對不是人!這兩個東西在屋頂上互相追逐。可惜隔的太遠了,空人看不清這是兩個什么東西,只是隱約分辨出大的那個“人”體型龐大,身體是黑色的,而小的那個“人”似乎有著黃色的頭發。從目測來說,空人更相信小的那個是個人類。

  突然,大一點的那個“人”像是扔出了什么東西,接著小一點的“人”就從屋頂上往馬路掉了下去——那個“人”受到了攻擊!

  「啊!」看到這樣的場景,空人不禁大聲喊叫并且站了起來。

  這一舉動引來了全班同學的注目禮。

  「怎么回事?銀星同學。」歷史老師似乎很不滿意空人突然打斷他的講課——現在他似乎已經講到變革給日本社會帶來的重大歷史意義了。

  空人也發覺老師生氣了,在全班同學的注視下也顯得有點不好意思。

  「沒、沒事,我只是咬到了舌頭而已。」空人撓著頭苦笑著說。這句話倒是引來了全班同學的爆笑。

  歷史老師雖然生氣,但始終為人師表,只好對空人說:「坐下吧。」然后接著講課。

  空人笑著坐了下來,又馬上向那個“人”掉下去的地方看去——那里已經什么也沒有了。『難道是在拍電影?』空人希望是這樣。

  這時,只有真乃一個人若有所思地看著空人。

  5點,靈川第一高中的放學時間到了。

  真乃和空人還是像往常一樣一起回家——這個日常并沒有受到同學們輿論的影響。為了能夠一起回家,真乃和空人在學校都沒有參加任何社團。

  走在回家的路上,空人還是一臉憂愁的表情。嘛,這時候空人的憂愁并不是由于為成績,而是剛才看到的那一幕。

  真乃發覺到了空人的不對勁,就扭著頭對空人問道:

  「吶,空人,你是不是在想著什么事情?」

  空人一下子回過神來,「啊?啊、沒事啊真乃。」

  「我不信。剛才的歷史課你一定是發生了什么。我才不信你咬到了舌頭這種騙小孩子的話呢。」

  「真的沒什么事,好了你看,到靈川河了,那我們就明天再見啦。」空人用靈川河做了掩飾——他不想告訴真乃事實——空人有預感,這也許是一次大事件。

  「誒?空……」真乃想拉住空人,但空人已經走遠了。真乃只好站在原地滿臉疑惑地看著遠去的空人的背影。

  空人一臉沉思地回到了家。打開電燈,習慣性地說了一句“我回來了”——沒有人回應。這是正常的,空人的父母在他10歲的時候就以旅游為由離開了家,一年平均只回來3到5次,因此空人可以說是有了6年的獨立生活經驗。他也已經完全習慣了這樣的生活。

  不過,空人父母還是囑咐了住在不遠處的阿姨來時不時照看他一下。

  空人熟練地進了浴室,打開熱水開關,調了定時,然后從冰箱里拿出食材來進行今天晚上的晚餐的料理。空人經過6年的獨立生活的洗禮,料理技術已經爐火純青了——有時連真乃都自嘆不如空人呢!

  空人吃完了晚飯泡完了澡,已經是早上9點多,空人回到房間打開了電腦瀏覽網頁:他想查看一下有沒有關于今天下午那個“人”被襲擊的新聞報道。

  空人去了幾個大型的專業新聞網,都沒有發現類似的新聞。這讓空人又皺起了眉頭。

  『那到底是什么東西呢……』

  【彭轟隆!!!!】

  一聲巨響瞬時間占據了整個房子,空人感到整棟房子都在劇烈震動,電燈閃爍了幾下。

  「怎么了?!」空人急忙站了起來——他以為這是地震,這在靈川市是常有的事兒。

  就在空人剛想跑出去避難的時候,房子又突然平靜了下來。不過時不時還是傳出【乒乒乓乓】的聲音。

  這下子空人聽出來:聲音是從隔壁的房間傳出來的!嘛,不過那里是個家庭倉庫,一般沒人會打開。

  『難道是小偷?!』空人正常地想起這樣的事情。不過他很快就排除了:『不對、這里是2樓、而且就算是小偷,也不可能發出那么大的聲音啊。』

  空人遲疑了一下,還是決定去看一看。畢竟這是在自己的家里啊。

  空人拿起放在床頭的棒球棍——這是空人平時放在那里防身用的。畢竟是自己一個人住在家里,一些防范措施也還是必要的。——現在這根棒球棍終于派上了用場。

  空人打開自己房間的門,聽到有類似于打斗的聲音依然從倉庫中傳來。空人不免感到有點慎人。——不過他并沒有放棄去看一看的決定。

  【呀——!!】倉庫里傳出一聲女生的尖叫。空人馬上咬牙,快步走到倉庫門前,毫不猶豫地一手擰開了門。

  打開門,空人即刻被眼前的景象驚愕地呆在了原地:

  眼前一個,不、是一只體型巨大的怪物正站在房間里,頭頂幾乎與房間天花板等高。怪物四肢巨大,皮膚黝黑,嘴里露出尖銳的牙齒,形態非常可怕。在怪物的正后方,墻壁破了一個與怪物身材差不多大小的洞————看來剛才巨大的響聲就是因為這個了。房間里凌亂不堪,看起來是進行過一場短暫而激烈的打斗。

  然而更引人注目的,是怪物手上正抓著的一個少女。之所以肯定是少女,是因為她有著一頭金黃色的頭發和與其他女生一樣纖細的手腳。不過手腕此時卻傷痕累累,頭發也是凌亂的,而且看起來已經喪失了意識昏過去了。

  『這是…什么?!』空人有點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這個場景,因為很明顯,他眼前的這個體型巨大的東西——根本不是人類!

  就在空人打開門的時候怪物也一起看向了空人。

  「你就是銀星一族的人吧?」怪物用粗獷的聲音對空人說——這個怪物居然會說話!

  「誒?」空人已經完全懵住了,嘛,換作任何人都會是空人這樣的反應吧。

  這時,怪物手上的少女似乎醒了過來,用非常微弱的聲音說了一句話:

  「快……逃…」

  很明顯,這句話是對空人說的——這是在叫空人丟下自己逃走!空人也明白自己逃走是最合適的,他怎么可能打得贏眼前這個身板是自己幾倍大的怪物呢!

  『要逃走么?』空人在心里對自己問道。空人看了一眼被怪物抓在手上的少女。眼神變得堅定了起來。

  『不,我怎么能夠在這個時候逃走呢!』空人決定不聽少女的勸告——他要救下她!既然知道了她還沒有死,自己怎么能夠丟下一個比自己弱小的女孩不顧而自己逃命呢!

  空人眼神堅定的握著棒球棍,看向怪物,做出一副要要決斗的樣子。

  「喲、居然不逃走啊,看來還是有點骨氣的嘛。」怪物戲謔一般對空人說。「今天還真是好運,一天之內居然遇到2個滅魔聯盟的代表,還都是吊車尾類型的!看來總王說得對,這一代的滅魔聯盟實在沒什么了不起的!」

  這些話空人一句也沒有聽懂。滅魔聯盟?總王??

  就在空人準備上前攻擊怪物的前一秒鐘,怪物突然丟開手中的少女,先一步向空人襲來。

  這時候空人反應也還算快,也馬上舉著球棒沖向怪物準備交鋒——他已經做好了必死的決心。

  『真乃,如果我死了,你一定要永遠記得我啊!』

  在與怪物交鋒的前一瞬間,空人突然感到了自己的身體發生了異樣——他感覺自己的身體突然充滿了力量。他感到身體在膨脹,在積蓄一股非常具有爆發性的力量正在等待釋放!與此同時空人的棒球棍發出了一圈黃色的光芒。

  『這個感覺……』空人覺得自己非常想殺死眼前這個靈魔——他露出了從未感覺到過的殺人的**!

  「哈啊——!!!!」

  空人猛地將棒球棍揮向怪物,這個姿勢有點像是擊打棒球。

  怪物正中地挨了這一擊。突然之間球棍的光芒膨大到了與空人身體差不多大小的體積,并且發出一種機器運轉的“絲絲”聲。

  「什……什么?!」怪物似乎被空人的這一股力量嚇到了。不,與其說是嚇,從它的表情中看出倒不如說是一種恐懼!

  下一秒,隨著光芒的突然炸裂,怪物像是受到了非常大的沖擊力一般口吐獻血、眼睛發白。并且隨著光芒炸裂帶出的旋風一起從身后的大洞飛了出去。

  而空人,此時依然安然無恙地站在原地,不過正在大喘氣。許久才注意到自己手上的棒球棍已經斷掉了。

  「這是……什么情況…?我怎么會……」空人自言自語道。此時空人的那種殺人**頓時減緩了許多。

  不過空人并沒有多想——他突然想起了被怪物一手丟開的少女。

  「啊。」就在空人移開腳步的時候,空人突然發現自己剛才一直踩著一個東西。拿起來一看,是個與拇指差不多大小的石子一

  樣的小飾物。這個東西發出幽綠色的光——在朦朧的月光的映襯下,這種綠光像是從飾物里面散發出來的而不是涂上去的顏色。

  「這又是什么?我家里原本有這個東西的么?」空人把它放進了睡衣的口袋里。馬上走向少女躺著的地方。

  走近一看空人才發現,少女全身都是傷痕,似乎與這個怪物進行了很久時間的追逐戰。

  空人似乎覺得眼前的這個少女在哪里見到過。「金黃色的長發……」

  「啊!!」空人似乎發現了。

  是的,自己眼前的這個少女,不就是今天下午在屋頂里那個被襲擊的小一點的“人”么!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魔靈戰爭,魔靈戰爭最新章節,魔靈戰爭 360小說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新彊时时三星走势图